不知年。

周周和州州。

【喻黄】一个段子,给自己甜一下。

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没有成为职业选手之前,蓝雨训练营有一个被称作文化课的课程。
最初的蓝雨资金尚且缺乏,所以每次的文化课都是由初代蓝雨队长魏琛亲自授课。

事实上魏琛自己也没什么文化,但是他每次都能很好地依仗自己的微信和不要脸在一群年轻的后辈面前卖弄节操和下限。

唯一只有黄少天敢和魏琛叫板。

那时候的黄少天还只是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他在荣耀的任何方面都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天赋,锋芒毕露却从不会惹人讨厌。

所以无论是谁,在看到黄少天狡黠的神情,甚至是他偶尔的张扬或是嚣张,都不会轻易舍得跟他生气。
黄少天这天的文化课前又在给训练营里其他人讲述魏琛当年在网游里把“请君入瓮”说成“请君入瓦”,被后辈指出后还死不悔改的光辉历史。他一脚踹在旁边椅子上,讲得头头是道,周围的人围在他身边,发出阵阵哄笑。

喻文州就坐在黄少天的后座。他听见身前人活力四射绘声绘色的声音,弯了弯嘴角,悄悄抬头看向黄少天的背影。
喻文州暗恋黄少天。这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那个时候的喻文州还太过年轻,他还没有成为蓝雨后来的那个沉稳冷静独当一面的队长。他还不太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只是情不自禁地去追随他所能看见的亮光。

他无可避免地被人群里最耀眼的那个人所吸引。
然后魏琛只得不遗余力地挽救自己所剩无几的形象,怒不可遏地喝令黄少天闭上嘴。
黄少天一看魏琛生气了,就没敢再吱声。不能说话的黄少天坐立难安,他在座位上动来动去以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
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后面。这个时候他和黄少天的脑袋靠得很近,甚至有几次黄少天的头发都拂过喻文州的额头了,而坐在前面那个人毫不知情。
喻文州悄然地朝前探了探,鼻尖狠狠嗅到了黄少天头发的清新气味。喻文州愉悦而满足地勾起嘴角,他在这一刻确信自己是真的很喜欢黄少天的。

后来成为了蓝雨队长的喻文州终于能够每天明目张胆地搂着他家的小剑客,每当他嗅着怀间那个人只属于自己的味道时,喻文州都会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满足感而惊讶。
喻文州总会无奈地在心底苦笑,没想到身为战术大师的他也会在有朝一日轻而易举地栽在一个人身上,就像被六星光牢稳稳地罩住了一般无法逃脱。
所幸他的心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脱离这个光牢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