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年。

周周和州州。

【喻黄】风流无双.02

-02-

黄少天听着这人温和的语调,半晌竟又愣了神。恍然间回过心思来,才笑道:“你好,初次见面,喻公子。”

  

说完后,这才再细细打量面前这位白衣公子,黄少天的眼里带着些许犹疑和不定,他自幼便是在蓝溪阁中长大,一向惯于和性子直爽的人打交道。而这喻公子面上瞧着温文尔雅,扮相怎么看也是一身书生气质。他自心里掂量一番,竟有些捉摸不透,只好暗暗抱怨,心道,也也不知这一路会是谁护谁周全。

 

喻文州依旧挂着不浅不淡的笑容,坦然任由黄少天的眼光将他打量。接着不慌不忙从椅子上站起身,伸手抖了抖微乱的衣摆。然后他走向黄少天,将手中的折扇在身前一躬,对他笑得温柔和善:“少天不必生疏,叫我文州就好。”

 

白衣公子依旧将折扇在手中半开半闭地摇,脸上的笑意不减半分温柔,可看见他这模样不知怎就给黄少天感觉变了味。

 

若说刚才第一瞥是惊艳于喻文州的隽雅面容,而这一眼对上时竟生出几分风流的意味。好一个风流无双的谦谦公子,黄少天暗自感叹着。

 

忽的想起多年前一个夜晚,魏琛醉了酒,在院子里左摇右摆地站立不稳,他正要去扶一把,碰巧魏老大抱着一棵树迷迷糊糊地念叨着:“陌上…人如玉……”说完魏琛就醉得不省人事,而黄少天只将这句听了去,只当他是酒后昏得胡言乱语了。

 

这时候不知怎的,这句话在他脑中清晰地一闪而过。「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话,竟和眼前这人此时的模样如此相称。

 

黄少天也记不清他这是第几次愣神,他只觉着这个人实在好看,目光就紧紧地在他脸上不肯移开,更是连魂都差点跟人走了去。“好的,那我以后就叫你文州啦!”明眸皓齿的少年对着喻文州露齿一笑,眼睛里尽是数不清的明亮耀眼。

 

说话的人还对刚才的惊鸿一瞥念念不忘,却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喻文州柔和了一双墨色眼眸看向他的温柔深情。

 

虽说各是心照不宣,时间却也不容继续纠缠,正事还是得去做。二人收拾整顿了一翻,便朝着嘉王府赶去。

 

红门宅院,黑瓦白墙,大门上浓厚地书写着一笔苍劲有力的“嘉世”二字。喻文州和黄少天二人还未进门,便听见院里热闹至极,交杂着不同人的交谈喊叫声音。

 

喻文州听了一会儿,转头对黄少天一笑:“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到了。”

 

黄少天不以为意道:“叶秋那个不正经的,找上我们准没好事,你听听这门里,那么早就到的肯定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说着他神情生动地附在门边,佯装去辨认院里人的声音。

 

喻文州微微勾唇,眼里含笑地伸手轻轻压了压黄少天的头发,然后正色清清嗓子,轻扣院门,对着里面道:“蓝溪阁黄少天,喻文州,奉召集令前来求见叶掌门。”

 

被摸了头的黄少天还来不及反应,就见院门呼啦一下开了,随即一阵喧嚣涌了出来,门里的景象也映入眼帘。

 

“蓝溪阁的人到了!”

 

“黄少来了!”

 

“哟黄少终于来了啊,等你老半天了。”

 

一群人吵吵嚷嚷地跟他打招呼。黄少天环顾了四周一圈,发现四大门派的人齐聚,还有其他稍有名气的门派组织都有人到席,此刻他们正围着桌子无所事事地谈笑着。

 

黄少天一进门就开始追着坐在最里面的嘉世掌门吐槽:“干啥呢干啥呢?你们这是在干啥?一堆人聚集在一起磕着瓜子讲笑话啊?还有那边那桌那三个霸图的,打牌呢,三缺一不?有没有搞错啊!你们都是名宿高手吧?你们的形象呢气场呢?你们都堕落了!还有叶秋你到底叫我们来什么事啊?本剑圣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说正事我可就走了。”

 

叶秋没理他,叼着烟吞云吐雾,而是对黄少天身侧的喻文州摆了摆手,招呼道:“哟,文州,来了啊。”

 

喻文州点了点头,礼貌地回以一个温和的笑容:“嗯,叶秋前辈。”

 

倒是叶秋边上一位长发美人开了口回应黄少天:“好久不见黄少,话还是那么多啊!”苏沐橙面容精致,笑得温婉动人,话是朝着黄少天说的,目光却不由得往他身边那个气质绝佳的男子身上多注意了一点。

 

这么一来二去,一屋子人的目光都到了喻文州的身上,喻文州依旧带着温和的微笑,像他初见黄少天一样任由着别人的打量。

 

黄少天看着有些不知滋味,他微微暗恼喻文州对他人不改色的温柔,而偏生黄少天对自己心底的吃味没有察觉也不愿察觉。但他在叶秋面前放肆惯了,于是张口便道:“叶秋你不理我光和文州打招呼是什么心态?还有为什么叫文州叫得这么亲密!我告诉你就算我们文州长得好看你也不准对他有不轨之图!”

 

黄少天话说得不遮不挡,若是旁人肯定招架不住,但叶秋是什么人?整个联盟一向只有他噎别人的份,还从来没有人能在不要脸这方面胜过他。果不其然,叶秋一脸神秘莫测,略去黄少天的废话只听去了四个字:“你们文州?”

 

四个字的重点,一击必中。叶秋呵呵地笑了笑,不依不饶:“怕是有图谋不轨之心的是你自己吧,欲盖弥彰啊少天大大?”

 

满堂哄笑。难得看见以话唠著称的剑圣被燥得哑口无言,大家岂有放过之理?有叶秋开头,便都七嘴八舌地调侃起来,之前被黄少天嘲笑过的霸图三人更是大笑得放肆,东倒西歪。

                                              

黄少天自知失言,懊恼自己的口误,站在原地无话可说。喻文州是舍不得见他委屈的,于是气定神闲地在一旁倒了壶茶,体贴地递到黄少天唇边,从善如流地说:“少天赶路许久,刚才又说了那么多的话,一定渴了吧?”他还是笑得温柔,看向黄少天眼里却多了深情,声音不轻不响,却足以让屋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

隔了那么久终于想起来还有个坑没填。各位看官,这样苏炸天的喻·风流公子·文州设定可还满意?

评论

热度(7)